snow晴朗

包子太帅了!这是谁家的公子呀,掷果盈车啦!!!!!

政坛野兽

想把包子的剧都刷一遍,求政坛野兽,列王传 童话镇 绯闻女孩 还有魔鬼契约的资源

谁说法师不能当刺客使

今天打王者遇到一个张良,带了惩戒打野,被我们一顿冷嘲热讽,例如他说信我,我们说信你就掉段了,结果他carry全场,非常牛逼,救上路切敌方射手非常溜,把对方打得和孙子一样,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洛基,一个法师,拿着匕首当刺客,而且我们很溜!

得抓紧了

今天不想夸博哥
邱哥解说都着急了
可是博哥的状态真的是让人着急呀
哥他就是按百度的信息看也是26了
不是孩子了,不小了
前有狼后有虎
哥,抓紧呀!

我在未来等你

不破不立
涅槃重生
你还是zhui棒的
回来之后好好休养
好好封训
我相信你
你能行
找到问题解决问题
你要加油呀
还有
你输了也喜欢你
博er哥
等你

那个,宝儿!咱不理傻子!他心里有病,咱可是咱可是满心阳光!和一老鼠生日不值当!

双毒 现代 多少事能重来(四)

   庄恕没有再去找程皓,把钱给程皓打了过去之后只发了一条微信,告诉程皓他不再挽回扬帆了,他看到的扬帆现在很自在,至少比以前自在,他知道他亏欠扬帆很多,那扬帆能幸福他就该离开。庄恕仔仔细细想了一遍,从来都是他对不起扬帆,扬帆就算是对不起所有人都没有辜负过他,幼年时收留过他,这么些年也没忘了帮他找妹妹,他回来找修敏齐讨真相扬帆也在尽力帮他,扬帆对他仁至义尽了。
   庄恕抗抑郁的药吃了,安眠药也吃了,却还是睡不着,他干脆就出去散步,与其说是散步不如说是没有目的地的走,走着走着不觉就到了扬帆家的楼下,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夜里一点了,可是扬帆家还亮着灯,是因为家里来了那个叫王天风和那个叫明楼的吧,可能是在聊天吧,一定很温馨。庄恕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靠在扬帆家楼下对着的那个路灯杆子坐了下来,痴痴的看着扬帆家的窗户,傻傻的笑着,慢慢的睡着了。
   扬帆早上出门看到庄恕吓了一跳,整个人瘦了一圈,胡茬明显,白色的T恤也有些脏了,看起来很颓废,这和那个浑身上下闪着精英范儿的庄医生相差甚远,扬帆还是心疼了,毕竟是他曾经捧在心上的人。随后出来的王天风上去就踹了庄恕一脚,嘴里说着“你还真敢来呀,是你讨打的。”,明楼还是拦着王天风的,来首都一趟,可别再进了派出所。
   庄恕被王天风一脚踹醒了之后,看着背着光站在他面前的扬帆愣了几秒,扬帆穿的是天蓝色的衬衫陪着浅灰色西装外套,很好看。“对不起”庄恕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不敢看扬帆的眼睛,他害怕扬帆的眼睛里都是对他的嘲讽,低着头步履沉重的走开。
   王天风一看扬帆望着庄恕背影时眼中的深情就知道扬帆还是没把庄恕忘得干净,也是,自问如果哪天明楼伤了自己,自己也不能做到真的把明楼忘得干干净净,真心地喜欢过爱过哪就那么容易忘了,不过还好他这个从小玩到大的邻家哥哥能狠得下手逼自己装也要装出全然不在乎的模样。

双毒 现代 多少事能重来(三)

    那天庄恕查好了天气,下午就有一场瓢泼大雨,到时候他颓废的在扬帆楼下望着,然后在雨中昏倒,说不定扬帆就心软了,只要还能回到扬帆身边,他什么都不怕。如今,仁和的人都知道了庄恕和扬帆原来曾经还有一段奸情,陆晨曦首先就和庄恕保持距离了,她和庄恕走的那么近万一被人误会了她是小三怎么办,别人也都是希望庄恕能和扬帆复合,庄恕现如今一下了手术台就跟没了魂似的,他们都看得见,以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知道了,自古美人关最销魂。庄恕准备的充分,就差一个半小时就下班了,他等会看一个胸外病人的片子就能走了,这个病人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心脏病不吃药可不可以控制,那位病人不喜欢吃药,每次吃药都要他的先生看着,所以才想找个权威的医院权威的医生告诉他先生他不用吃药也可以。
   “你的心跳过缓还不严重,不过你如果希望不走到药物控制甚至手术的地步,就要注意休息休息生活规律,以后烟和酒也戒了吧。”庄恕看着面前的病人以及病人的家属,他们是一对同性夫夫,家属气宇轩昂、英俊倜傥,病人眼角带情、严肃漂亮,不过这个病人看他的眼神让他莫名后背发凉。
   “行,我记住了,谢谢你。”病人起身就走了,庄恕也跟着出去,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扬帆,庄恕很激动,扬帆是来看他的吗。“不过你也记住了,以后别跟着我帆哥了,别说你没有,我拍到照片了。”说完扯着扬帆就走。
   庄恕跑到他们面前拦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呆呆的看着扬帆,他很想说他过得不好,他很想扬帆,他也想问问扬帆过得好不好,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扬帆还是礼貌的微笑,抓着那位病人的手,“这是我弟弟,叫王天风,陪着他的是他的爱人明楼,谢谢你,麻烦庄医生了。”客气疏离。
    王天风上上下下打量着庄恕,“我帆哥那么好的一个人你当初不珍惜,现如今后悔也晚了,我告诉你,以后滚远点。”王天风气场一打开所有人都退避三舍,赶紧就有人去通知傅博文了,仁和胸外和急诊的人也都赶了过来,别让庄医生再让人打了。明楼半挡着王天风,生怕王天风在医院动手,这要是把人打了,有人报警就不好了。
   王天风看着这连明楼都满是戒备的样子,冷笑就在嘴角漫开了,“别这样,我可不是项洛阳那个没素质的,在医院打医生,不过,出了医院,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别欺负我帆哥脾气好。”手在明楼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你怎么也觉着我会和项洛阳似的没素质,傻!”,明楼心想你还比项洛阳素质高多少呀。
   陆晨曦那个做事说话不过脑子的的炮仗一下子就着了,“在医院威胁医生?谁给你的勇气,刚给你看完病你就翻脸,是不是太快了点。”
   王天风早就让明楼查好了,陆晨曦什么样他也知道,就是个没什么坏心却少脑子的,“你就是那个小三吧,小三都这么猖狂了,厉害!”
   “你说谁呢,谁是小三呀,我和庄恕一点关系都没有。”陆晨曦这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呀,当初是不是你去急诊庄恕帮你了,是不是庄恕从帆哥那搬到你那去了,是不是你们一起作天作地的,两人就差长在一块了,你还不是小三,谁信呀。”王天风无限的嘲讽,这段位也太差了,明楼更是偷笑,王天风能把人活活说死,陆晨曦差的太远了。
   傅博文赶来生怕生事,“扬帆你赶紧带着这两位走吧,这也耽误别的病人看病呀。”
   王天风怎么会放过傅博文,“傅院长还真是识大体呀,当年的所谓“青霉素”如此,当年的举报为自己妻子赚救命钱的师弟也是如此,拼命地接手术一边治病救人一边给妻子赚药钱,却被自己的师哥举报了,只为把他挤出肺移植研究小组,这是个什么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师哥呀。”
   傅博文羞愧的抬不起头来,仁和的人知道他举报扬帆却不知道当年的情况是这样,如今知道了,以前他们心中道貌岸然的扬帆才是君子。
   陈绍聪笑着拽着扬帆的袖子,知道叫主任、院长都不合适了,就叫老师,“老师,急诊又来人了,您看看...咱还是散了吧。”又趴在扬帆耳边小声说“反正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知道您是为了仁和。”
   王天风看见陈绍聪倒是笑了,“我知道你,你还不错。”王天风笑起来很好看,仁和的人也才知道原来严肃的人一笑也能春风化雨。
   扬帆拽住了王天风的手腕,“行了,别说了,这么多医生都在这聚着会耽误病人看病的,咱们走吧。”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他绝对不给别人背锅了,王天风说出来也好,当初傅博文能抢庄恕的功劳,以后如果都不知道他的道貌岸然,真的出了什么事会给仁和造成损害的。
   庄恕只能目送扬帆离开,他有什么资格现在扬帆身边,听着扬帆和王天风的话,也只能暗暗的心里头疼。
   “行啦,知道你没事了,帆哥带你去吃火锅,吃麻辣小龙虾,少爷您还满意不。”
   “这还不错,帆哥你和我哥比,我喜欢你还是有道理的。”
   明楼这算是知道王天风的少爷脾气怎么来的了,脾气那么大,都是惯的。
    庄恕没有继续跟踪扬帆了,或许他离开对扬帆才是最好的,是他伤扬帆甚深,如今也是他报应,可是他如今看见扬帆就很难入睡,只有看扬帆几眼他才能睡着,远远的望一眼也好。

双毒现代 多少事能重来(二)

   “对了,扬帆所在的那个医药公司最近和仁和医院有些业务上的往来,因为仁和要在他们公司引进一些器材,他们公司的器材价格便宜而且质量比其他医药公司的都要好,他在的那家医药公司叫做光明医药公司。”庄恕其实下班后就总爱去扬帆在的那家医药公司周围转转,能看上扬帆一眼他就很知足了。
   对于庄恕提供的这些消息,程皓指定的第一条套路是接着扬帆作为药业公司经理要和医院接触的机会接近扬帆,“他去仁和谈生意,你就在会议室门外偷偷的站着,让别人都知道你在想他,但是别让他看见,让别人告诉他,你周围总有几个八卦的吧。”庄恕想了想,陈绍聪就能胜任这个角色。
   扬帆来仁和和傅博文谈器材生意,庄恕刚刚下了手术台就往院长办公室跑,扬帆走了傅博文就被返聘回来当院长了,扬帆对于仁和有很深的感情,可是对于仁和里的某些人实在是眼不见为净,当年庄恕他妈妈的事傅博文也算是为虎作伥了,还有傅博文举报他接私活,被开出肺移植小组,他只不过是为了给妻子赚药钱,他厌恶傅博文。
    “傅院长到底是同不同意从光明医药采购器材只要考虑好了之后叫人通知我就好,我并不想多看你一眼,恶心!”扬帆说完起身要走,却被楚珺突然闯进来一句“庄医生正被一个瘦瘦的穿蓝色衬衫的人打呢,好几个保安都拦不住。”拦了下来,瘦瘦的还穿衬衫,那不就是项洛阳吗。
   “楚珺,快带我去,我能帮忙。”扬帆倒不是担心庄恕被项洛阳打坏了,他怕有人报警,项洛阳再被关拘留所里几天,那就不值得了。傅博文和扬帆一起去了,傅博文想着,到底扬帆还是在乎庄恕的,扬帆若是知道他怎么想的,只会说你误会了吧。
   扬帆到现场一看那就是个大型事故现场呀,项洛阳把好几个保安都打倒在地上了,此时项洛阳正把庄恕按地上踹呢,“靠,就是你丫的渣了我们家帆子吧,老子今天打不死你。”,那叫一个狠,拳拳到肉脚脚不落空。扬帆赶紧抱住项洛阳,“洛阳洛阳,算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别打了。”好不容易才让项洛阳停手,从上到下看了项洛阳没受一点伤才稍微放下心,“你真没受伤?”,还是问了问,万一哪没看到呢。
   “放心吧,再来这么几个我也照样把他们都放倒了。”项洛阳整理整理出了褶皱的衬衫,又扫了几眼被人扶起来的庄恕,“帆子,就这么个东西也敢欺负你,你脾气也太好了。”
   全仁和医院的人包括傅博文陆晨曦都在庆幸辛亏扬帆不是这个祖宗,要不然仁和医院哪还有几个全乎人,这脾气这身手,啧啧啧,还是离远点吧。
   扬帆瞪了项洛阳一眼,“一边待着别说话。”又走到庄恕面前,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我的朋友给你带来了伤害,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报警,所有的赔偿费用我都会负责,希望你放过他。”说完又深深的鞠了一躬,态度诚恳。
   庄恕知道打他的就是总在扬帆下班的时候把另一个人接走的那个人,他以前偷偷看见过的,他很想抱抱扬帆,他的手刚刚伸出去,扬帆就往后退了半步躲开了,庄恕看着自己的双手苍凉的笑了,不是他想拥扬帆入怀就可以的,“他也没打错,我不会再追究的。”。
   “谢谢!”扬帆还是又重新加了庄恕的微信,转了五千块钱过去后又拉黑删除了,有些人,他不恨却也不会再给任何机会。拉着项洛阳就走了,嘴里不住的数落项洛阳“你呀,就非得动手吗,这是医院,他还要给患者做手术呢,他伤了无所谓,病人等不起。”看项洛阳没听进去的样子,手指头戳在项洛阳的脑门上,“你又一句都没听进去。”,无奈的摇摇头。项洛阳比他小了八岁,可是自从项洛阳八岁以后就一直叫他帆子,从不叫哥哥,不过项洛阳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当兄弟,要不然也不会来仁和来这么一出。
   当程皓看见这么一个鼻青脸肿浑身都是伤的庄恕的时候就知道第一个套路砸了,再一听事情经过,得了,不怕扬帆恨他,那叫有爱就有恨,怕就怕不恨了,那就是当成陌生人了,形同陌路也不再给任何机会,况且现在人家身边还有护花使者,这护花使者还是个狠角色,程皓只好给庄恕指定第二个套路。
   程皓给庄恕制订的第二个套路就是去扬帆家周围徘徊,“记住!你要让他察觉到有人在他家周围关注他,但是千万不要让他发现那个人是你,至于什么时候可以被发现,就看哪天有场瓢泼大雨了,在雨中你要装成是因为雨太大没有及时走掉而被发现的,他一旦发现了你你就赶紧跑,然后再回去就在他家楼下仰望他家的窗子,最好晕一个。”程皓的谆谆教诲在庄恕的脑子里萦绕,他也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哪。

双毒 现代 多少事能重来(一)

    “呦喂,您这脸皮也挺厚呀,比我脸皮厚,把人伤成那样了,还好意思说离了人家活不下去呢。”听了庄恕的讲述,张铭阳先坐不住了。
   “您是和别人一起把那批导尿管送去质检的?还为了别的女医生和他吵过架?还和你的算是仇人一起算计了他,还不止一次当着他的面就说他那些个什么违背了一个医生的准则的话?您还不止一次吼过他?”程皓觉得这单生意有点难,不是有点难,是根本就是一个注定了失败的单子。
    庄恕点点头,他现在想想也觉得他做的很混蛋,虽然这些事即使没有他的参与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去,可是推波助澜他也是干了的。
   程皓张铭阳互相看了一眼,一个架着庄恕的左胳膊,一个架着庄恕的右胳膊,两个人齐心合力的把人往外撵。
   “对不住了,你这情况我们实在是干不了。”程皓使劲往出推人。
   “您呀,还是找个别家吧,我们庙小伺候不了你这尊大佛。”张铭阳恨不得把人扔出去。
    “你们...帮帮我吧,即使失败了我也不会怨你们,这是我活该,可是离了他我真的活不下去。”庄恕眼角一滴泪就滚了下来,那种绝望的眼神,让程皓想起了罗玥远走比利时的样子,一样的眼神。
    “我帮你,但是可能不会成功。”
    “谢谢。”
    张铭阳诧异的看着程皓,这小子傻了吧,这种都接,得,比那邹北业当初的难度都大。
    庄恕还算是做足了功课,通过跟踪知道了杨帆现在在一家药业公司做经理,职位高薪水高,每天活得也好像很开心,还总和一个看起来高高帅帅的人一起下班走,估计是朋友吧,因为那个人总是刚刚和杨帆出了大门就被人接走。
     针对杨帆心软的特点,程皓还真的就是制定了一系列的套路,“记住,你唯一的资本就是杨帆心软,你要让他可怜你,让他再一次肯照顾你,让他知道你离了他就活不下去了。,说说你的状况。”
    “我...很难受,感觉每天都很压抑,很痛苦。”庄恕低着头,他最近在服抗抑郁的药,而且并没有什么用。